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朱伯刚 > 十人桥的故事与史实 四、国军63军方面的回忆

十人桥的故事与史实 四、国军63军方面的回忆

在滑铁卢战胜拿破仑的阿瑟·威斯利,威灵顿公爵认为:

“一场战斗的经过颇似一场球赛的经过。一些人可能会回想起导致战斗胜利或失败的所有细节问题;但没有人能够回想起这些事件发生的顺序或准确时间,其实这才是决定性的因素。”

我们参考国军63军方面的回忆,可以相互对照理清事件发展的顺序。

48116日,63军军长陈章已经自请从窑湾渡过运河,以避免5个军同通过1座运河铁路桥的拥挤。,当日(6日)派152455团开窑湾架设轻便桥,同时在运河西岸建桥头堡。其余各部在新安镇构筑工事,等到44军通过以后,即通过窑湾向碾庄圩转进。(引自《淮海战役亲历记》原63152师师长雷秀民的回忆,下同)

陈又命令雷秀民带领152师师部直属部队于7日午前开到窑湾,征集渡河器材。

7日黄昏前,63186师师长张泽琛及全师达到窑湾。

但是,陈章亲自指挥的63军军直、454团(欠第一营)、456团在8日午后5时才从新安镇出发。

按照掩护44军的命令,44军军长王泽浚回忆,他7日晚上已经达到瓦窑,8日中午达到炮车。

按照周围的情况,7日郯城已经被攻克;8日早晨,张克俠离开徐州,中午贾汪5977军起义已经成功,都提示陈章应当尽快西行,但是他仍然在8日午后5时才从新安镇出发。此疑问在后面讨论

华野《淮海战役阵中日记》63军军部8日下午3时离开新安镇,考虑到陈安排456团担任后卫,并且命令456团把仓库没有焚烧完的被服尽量带走,可能456团离开更晚一些。

根据456团团长李友庄回忆(引自《淮海战役亲历记》)他在夜间行军时,发现后面不断有信号弹和火把,知道解放军已经追 上来了。他打电话通知军部,因为陈章已经睡着是军参谋长宋建人接的电话,宋接到电话并没有通知陈,也没有任何处理(关于宋建人的事情以后后专门说)456团宿营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。

9日凌晨,堰头镇以南卢圩子小学校军部受到攻击,副官处长冯国材被击毙,参谋长宋建人逃跑。军长陈章转移的搜索营指挥抵抗。

堰头镇驻454团(欠第一营)、兵站支部所携带的粮弹。454团被解放军包围但是围而不击,直到卢圩子军部临溃败时才开始攻击,并且发射烧夷弹,兵站支部所携带的粮弹全部损失。

这里才是十人桥故事发生的地方。

根据华野《淮海战役阵中日记》堰头镇俘敌1337名,我伤亡800余人,实际上打散其军部,焚毁其粮弹后勤也是重要的成果。

推荐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