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朱伯刚 > “海上丝路”的传说与史实

“海上丝路”的传说与史实

2017年1月,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考察了徐州市邳州新河镇煎药庙村西晋墓群,在12日的论证会上,专家给出的一致结论是:这是全国惟一没有被盗掘过的西晋墓群,历史信息极为完整丰富,尤其是来自太平洋或印度洋的鹦鹉螺杯,以及来自西亚萨珊波斯的玻璃碗,表明海上丝绸之路早在1700年前就已经辐射到邳州地区。
邳州发现的鹦鹉螺杯和萨珊波斯的玻璃碗,确实给人带来海上的气息,但是常识使我们知道,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和苏伊士运河开通之前,人类的航海能力是有限的,对于中国来说,千年以后郑和航海开始于长江,最远达到东非,不可能到大西洋。也就是说,西晋的鹦鹉螺杯和波斯的玻璃碗来自海上的说法证据不足。
几乎每一个民族、每一个国家,都有自己的起源故事或者神话,夸大先祖的成就,隐讳其过失,乃是古代修史者的基本心态和习惯做法。对于群体身份认同、政治道统与社会秩序的建立,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,也因此而经常被意识形态化,而我们中国一直是最有特色的,古代的统治者认为自己管理的是“天下”而不是一个国家,我们处在中心位置,其他都是落后的蛮夷,即“中心说”现代主流史学则强调,中国的历史的独特的,源远流长的,最近才落后于西方,受到洋人的欺负。即“先前阔”将秦汉大一统以来的格局投射回到远古,用现代的国境来界定“国内”、“国外”的远古文化,对“本国”受到“国外”影响方面认识不足,具体就是河洛中心说,近年来在四川三星堆,浙江河姆渡,辽河流域发现的文化遗址已经对中心说提出挑战。
对于先前阔的说法,事实已经有许多否定的证据,但是这些“非主流”的史学研究不仅得不到科研经费,不可能获奖,最主要是难以发表,拟借助博客工具,对于“先前阔”做出具体的分析
考古学界都熟知克里斯托弗.霍克斯那个著名的论断:用考古材料解释人类行为存在一个递增的难度等级,技术是最容易的领域,而经济、社会和政治结构、乃至意识形态则表现出急剧上升的难度。
借助邳州新发现的西晋文物鹦鹉螺杯和萨珊波斯的玻璃碗,我们有条件从技术上这个最容易的领域进行比较。
 
推荐 0